投资媒体的沉浮: 勇地产创始人黄勇创业故事连载(二) | Meow Media 妙傳媒

投资媒体的沉浮: 勇地产创始人黄勇创业故事连载(二)

编者序:在上期的连载(一)中提到,2004年,由于新闻公司对澳洲传媒业的垄断性控制,房主往往要出很高的价格在它的刊物《快递邮报》(Courier Mail) 上打广告,这使勇地产集团的创始人黄勇先生萌发了出版自己的彩色刊物的想法。今天的连载(二)中我们继续为您转述这段故事。如果你错过了上一期的阅读,可以在以下链接中补上。


连载(一)


(本连载转自于黄勇的自传《四川人在澳洲》)




· 连载(二)·


脑子里这样想着,我静悄悄地开始准备推出一本新的刊物 - 《快邮周刊》。我选择“快邮”这个词,是因为这是一个在全世界和澳大利亚都很受人欢迎的报刊的名字。


我的计划庞大,想把它办成是昆士兰最大的小区刊物,直接同默多克的小区刊物竞争,然后向全国发行。虽然我非常尊敬他作为一名有勇气的人物,在商业上有远见,有魄力,但我想为昆士兰人民创办一个更好的,更合理的媒体。


我当时在传媒领域没有任何经验。我认为一份成功刊物的关键是要有一位好的总经理来管理整个出版过程,还要有好的编辑和新闻记者将好的故事编辑出来。


在我出差到悉尼,墨尔本,新西兰,新加坡,美国参加房地产方面的会议时,我也同时调查在这些地方,房地产公司一般使用哪些主要的传媒。


在悉尼,我发现那里有两家日报。但是很少有房地产公司使用新闻公司的《每日镜报》(Daily Mirror) 做广告,他们大多数使用颜色光鲜的报纸,比如《文特沃斯快报》(Wentworth Courier) 以及新闻公司的其他当地的报纸。


房地产公司大多数会使用费厄菲克斯(Fairfax) 公司的《悉尼信使早报》(Sydney Morning Herald) 的黑白分类广告,因为要是用全彩色图片广告实在是太昂贵了。


在新西兰,情况也相似。那里大多数的房地产公司在当地都使用《物业新闻》(Property Press) 做画报式的广告,很少有人在日报上使用彩色广告。当地的彩色报纸《物业新闻》的发行量在4到10万份之间。


有了这个想法和各方面成功的验证和实例之后,我最后选择了用《快递周报》作我刊物的商号名,那是在公平交易办公室否决了我所想到的好几个其他不同的商号名字之后采用的名字,因为其他的名字同别人的商号名字太接近了。


我决定同时发行两份,每份每期计划出版的发行量是10万份左右,等于默多克所控制的传统新闻纸印刷的小区报纸发行量的两至三倍,而价格却昂贵不了多少。


我的计划是覆盖昆士兰所有的家庭,然后到其他州去发行,涵盖全澳洲,之后扩展到国际发行,光在昆士兰全州的投资可达1500万到2000万澳元。当时我相信单凭我自己一人就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不用任何股东。我相信这会是每一位聪明、正直的房地产公司和其他商家都会急切地想使用的刊物。


这种刊物在其他州和国家的出版和销售都已成事实,所以我不认为这会在昆士兰州会有任何问题。特别是我们的内容既有电视节目指南,当地和国际新闻,又有房地产和汽车栏目,而不是像新西兰的《物业新闻》,纯粹是房地产栏目。


因为我既没有传媒业的经验,也没有传媒业的联络,找到恰当的经理、编辑和记者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花了很多时间来物色妥当的人选。


在面试期间,我对于这个行业如何运作,其竞争又是如何,获得了更多的内情和深入了解,尤其是从其中一位申请人比尔那里得到了很多的信息。在2004年6月他寄给我第一份申请之后,我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会见了无数次。他很有资历,拥有大约二十年当编辑和记者的经验。


比尔是一位温和的人,他很健谈,对传媒界的里外了解得很透彻。因此,无论何时,当我想要了解更多的关于这个行业的情况时,一打电话给他,我们就会在我的办公室见面,或者在我开发的亚太中心的一家租客的饭店里,谈上好几个小时。


比尔告诉了我传媒业里的许多负面的消息,特别是默多克的报纸怎样将其所有其他的竞争对手进行打击直到他们无法生存。他给我列举了默多克传媒用来挤出竞争对手的十几种方法,包括运用他们强大的财力为新刊物的广告客户提供免费广告,或用很大的折扣将他们吸引过来。


“这样的话,如果我担当起挑战的任务,有什么机会可以赢得呢?”我问他。


“几乎没有,彼得!”比尔微笑着,很诚实地回答。与任何其他的职位应征者不同的是,他们为了想要取得工作,会说几乎一切的话让我相信此挑战没有问题;而比尔说的是真话,他真的是太了解默多克和他的新闻公司了。


在我的整个生命里,我始终坚持一条信念,即 “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他的评论触发了我的勇气,给了我更大的动力,要去接受困难和挑战,同垄断做斗争。我对比尔坚定地说:“我实在是非常感谢你所说的所有的内情,它很有价值,能让我重新考虑我的决定。最终我还是下定了决心,愿意同默多克较量一下。”


“这是你的钱,彼得,我很钦佩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了那么多的成就。但我相信,这将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任务。可是如果你准备同他们较量,我会百分之百的支持你。”


“在我生命里的一切,没有一件事是很容易的,让我们担当起挑战吧!如果我失败了,至少会得到相当一些有价值的人生经验,这些经验可以帮助我在下一次做得更好。我来到这里时一无所有,所以我也就一无可失。”


我以这样的结语结束了我们的会见,心里甚至有了更大的决心去做好这件事。这个机会将通过一场非常艰难的斗争来得到。而我也知道,如果它是容易的话,其他的人很早以前就已取得这个机会了!


我需要克服的第一个障碍是印刷和发行。在昆士兰州只有两家印刷厂有能力做我们的印刷:一家是PMP,还有一家是印谱林特(Imprint)公司。


我从出版的第一期开始就要印刷20万份彩色印刷刊物,每星期消耗的纸张量将达到20吨以上。在澳大利亚这样一个国家,要找到一家能完成我的刊物印刷任务的印刷厂,还有纸张的供应,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单从海外订购纸张,就需要提前三个月才行。


印谱林特公司的销售员和销售经理都非常热切地想获得我的生意,只是其总裁并不那么热衷。他有足够的经验知道在传媒业有着非常高的失败率,因而他的风险也很大。因为经常有新媒体付不起他的账单而倒闭,特别是这么大的订单,而我又毫无经验!


最后,在经过一些具有挑战性的谈判之后,我选择了PMP,并被迫提供了个人担保和物业担保。


虽然这是一家大型的股票上市公司,可他们的工作量几乎已经达到了满负荷运转的状态。作为一家大型的全国性的公司,如果昆士兰州的运行已经达到满负荷的话,他们能够把一些印刷工作拿到其他州去做。他们提出既要做我们的印刷工作,也要做我们的派发工作。


从全国范围来说,除印刷以外,也只有两家公司能够承担我们的派发工作,即PMP公司和萨尔玛特 (Salmat) 公司,这两家也都是上市公司。


默多克的新闻公司是萨尔玛特公司的主要控股公司。为了避免新闻公司故意干扰我们的发行网络,我同意一并选择将印刷和派发都交给PMP公司去做,尽管PMP的报价要比萨尔玛特高。


在我任命了PMP公司之后,他们却发现自己的发行网络有一些暂时的问题,无法应付我们的发行量。他们对此力不从心并感到尴尬,PMP公司的经理随即打电话要求他们的竞争对手萨尔玛特公司来做派发工作。


如果他们能够较早地同我商量,我就能够使用萨尔玛特公司比较低廉的报价,即每千份44澳元,但是当萨尔玛特公司发现我是付给PMP公司每千份杂志48澳元时,他们也要收我同样的价钱,因为他们那时也知道,没有其他的对手可以做这个派发工作了。



连载(二)完;

连载(三)会在下周六为您推送,请关注。



澳洲妙傳媒

專門面向華商的傳媒與營銷專家

微信:meowmedia

網站:meowmedia.com.au

電郵:[email protected]

臉書:facebook.com/miaochuanmei

服務:谷歌引擎 | 社交平台 | 著陸頁 | 電郵

Posted June 5th at 9:08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