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媒体的沉浮: 勇地产创始人黄勇创业故事连载(三)

编者序:在上两期的连载中,我们得知了勇地产集团的创始人黄勇先生决定自己办地产杂志的缘由,以及他为什么会在传媒业如此垄断的情况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举措。如果你错过了上两期的阅读,可以在以下链接中补上。今天的连载(三)中记录了他为了筹办《快邮周刊》而租赁办公室的一些波折与经验。


连载(一)  连载(二)


(本连载转自于黄勇的自传《四川人在澳洲》)




· 连载(三) ·


在我将所有这些重要的印刷和派发工作都搞定之后,我很快地任命了三个主要的职位:罗索·洛根担任总经理,特莱福·埃莱特担任销售经理,比尔担任总编辑。


在2004年的圣诞节之前,罗索在市中心地区经营着他自己的两份比较小的杂志。当他关闭了自己的杂志之后,来到我的《快邮周刊》;特莱福拥有多年的销售管理的经验,也有传媒销售的经验;上面提到的比尔在编辑方面更十分在行。


我的策略是办一份优质的杂志,在杂志中央有电视节目指导,通过信箱分发到各家客户,同Woolworths和Coles超市集团的发行管道一样。


在同时,我们还通过专门设计和定做的报架来分发额外的杂志,这些报架将被放在各个购物中心和主要广告商的店面门口。


我开始设计市场推广的材料,并雇用了更多的记者、行政管理人员和销售员工,来填充我们总容量可达25名全职雇员组成的《快邮周刊》南区、东区和海湾地区两份报纸的出版。


那时,为了把我们在罗伯森的房产公司扩大,我租下了新利班区曼思路309号的一间600平方米的办公室,那地方是由菲利普·杜布阿斯医生所拥有的。当时我每天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设法要使每一件事都按照我的宏伟计划发生,每一天都像是打仗一样,一个战役紧接着一个战役。


当我们签好了租赁协议的初步文件后,我很快地画好了此办公室平面图,叫约瑟芬去订购所有的设备并组织互联网的连接,我的意向是让它成为新利班区的另一个超级办公室,比我们在新利班山区的办公室还要大。


正式租约的签订将在租约开始的那天之前,以房东收到以前租户的清债监护人的批准为前提。以前的租户是我在马葛雷格公园区的邻居之一,名叫罗伯,他的公司也是昆士兰州400强私营企业之一。罗伯很愿意让我马上接手他的租约,可是由于某些理由,清债公司的同意信没有及时来到,其结果是使签好字的租约没有约束性。


在租约签字之后,杜布阿斯医生交给我一把保安钥匙。于是我开始安排我的装修。我是一个行动十分神速的人,喜欢将事情高效地办好。所以,一当我收到了钥匙,我就告诉从中国来的刘师傅开始装修。当即,分隔墙就被打穿,以连接内部空间,包括一个内部拍卖室。


在我们开始装修的几天之后,我从杜布阿斯医生的助手那里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我们还不能马上就开始装修。这是一个挺奇怪的声明!我告诉她,正式的租约已经签好,目前只有清债公司批准的一个前提,我应该能被允许开始装修,特别是考虑到我会在今后五年的租约期间给他们支付超过一百万澳元的租金。


当我问她这样做有什么问题时,她说:“杜布阿斯医生目前在海外,我要问问他的律师才能给你答复。”


一个小时之后,她打电话来说:“按照我们律师的指示,在租约正式开始日之前,你还没有权利开始装修,而现在离租约的开始日还有三个星期的时间。”


在批准了约瑟芬取得的装修报价之后,我已经组织了所有的供货商和装修工人。一旦刘师傅完成了他隔间的初步改装工作之后,其他装修和安装工作马上就会全面展开。


当然,像其他的租户一样,我想在租约开始之日进行正式的开张仪式。在租约开始之前进行装修是很通常的事,我简直无法理解他的律师,担心我们花大钱做了装修之后却又不租他客户的办公室!


我想这个问题纯粹是由于那位私人助手的无知而造成的,所以我要求约瑟芬继续装修,严格地按照日程表进行。可是第二天早上,刘师傅突然打电话来说,保安卡已经失效了,他无法进入大楼。我打电话给杜布阿斯医生的私人助手,可是她冷冷地说:“很抱歉,我只是按照我们律师的指示办事。”


这对我又是一次羞辱。对于很急切地想在以后的十年内支付几百万澳元租金给他们的我,他们也许会在这个很小的新利班区再等好几年才能找到像我这样的租户,来租赁这么大的一个场所,它甚至也会花上我好几年的时间来填满恰当的员工。在澳洲离开市区14公里的人烟稀少的地方,很少有什么生意可以租得起这么大的空间!


我一挂断电话,就决定终止租约。我总是相信,每件事情的发生都有一定的理由,这也许是上帝的旨意。


在2005年的上半年,房地产业的迅速攀升已经停止,市场很明显地放慢了。我在新利班山区的总公司办公室已经雇用了50名员工,如果我按照计划,继续大举推动前进,再在新利班雇佣65名员工的话,我可能在这个离开市区14公里之外的当时不太兴旺的市场里,使公司处于太大的压力之下。


我马上取消了那张两天之前作为保障金而寄给他们的18883.33澳元的支票,并叫来了我的律师洛德,告诉他终止租约,并且要确保终止信函务必在清债公司同意信到期那天的五分钟之后的一分钟之内传真出去。


我同时告诉他,这件事必须在租约终止之前严格地保密,因为我知道有些律师很忙,有可能忽视到期的那天,或者不能把一件任务准时地完成。在最后的时间里,他们往往会要求延期,其商业后果,可能会更严重。


同时,我通知约瑟芬马上停止订购所有的供应品,包括价值四万澳元电话系统,两万澳元的复印机、超过十万澳元的信息技术设备和计算机,还加上更多的东西。


在到期的那天,我再次打电话给我的律师洛德,提醒他发出终止租约的传真件。他在五点过两分时精确地发出传真。杜布阿斯医生的律师,马克拉·罗伯森律师行的斯蒂芬·琼斯甚至忘记了在到期的那天要求延长时间。他想当然地认为,尽管他这么糟糕地对待我,我仍然别无选择,我仍然会很愉快地成为他客户的租户,并且还会支付他为了准备那些不受约束的租约的法律费用。


我对租约的终止对杜布阿斯医生并没有什么短期利益上的影响,可是它对我的邻居罗伯却是灾难性的。他由于对以前的租约提供了个人担保,因此,他后来将杜布阿斯医生告上最高法院。


我决定继续待在扎米亚街,把生意的规模保持在相对较小的水平,这样比较容易控制,也能让我集中精力于《快邮周刊》的业务。这件事前后让我损失了近两万澳元和不少的时间,可是却有可能让我在以后节省100万澳元。


连载(三)完;

连载(四)会在下周六为您推送,请关注。



澳洲妙傳媒

專門面向華商的傳媒與營銷專家

微信:meowmedia

網站:meowmedia.com.au

電郵:[email protected]

臉書:facebook.com/miaochuanmei

服務:谷歌引擎 | 社交平台 | 著陸頁 | 電郵

Posted June 5th at 9:11am